Skip to content
您是第 11604 位访客

日本福岛核事故引发的环境伦理问题

        发生于 2011 年的日本福岛核事故是近年来,全世界最严重的核泄漏事故,它对世界环境所造成的影响十分巨大。发展核电可以缓解目前的能源问题,但是,发展核电、核电发展应遵循什么原则、核电的未来发展,都与人类对核电的开发和利用的伦理决战密切相关。我们在享受核电带来的巨大便利的同时,也要保护生态环境和资源的可持续发展,维护人与自认的和谐相处,最大限度的保障人类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

        核电建设要遵循公平公正的伦理原则,既满足人类发展的需求,又保护生态环境,实现人类文明的可持续发展。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目前福岛核电厂已经储存了大约 100 万吨核废水,但是储存设施的容量是非常有限的,预计将在两年以后也就是 2022 年到达极限。日本专家委员会曾提出两种核废水处理方式,一是将净化处理的核废水蒸发排入大气层,二是稀释后排入大海,并认为排入大海方式现实可行。据悉,不久前日本政府已通知有关地方当局,将采取大海排放方式。有报道称,该方案经日本原子能规划委员会审核后,将在两年内启动,全部排放需要约 30 年时间。

        所以日本方面提出,最有效和简洁的方法就是将这些核污水直接排入大海。由于核废料排放涉及放射性物质,从人类现在和未来的角度来看,日本的这一想法如若付诸行动,势必会引发关于伦理道德问题的争论。

0. 引言

       核能利用过程不可避免地会产生放射性废物,产生的放射性废物可能以气载废物、液体废物或固体废物形式存在,如果这些放射性物质得不到妥善处理,将对地球环境产生不可估计的影响,甚至威胁到人类生存。发生于 2011 年的日本福岛核事故,是迄今为止,最为严重的一起核泄漏事件,在九年后的今天,福岛核电厂已经储存了大约 100万吨核废水,但是储存设施的容量是非常有限的,预计将在两年以后也就是 2022 年到达极限,所以日本方面提出,最有效和简洁的方法就是将这些核污水直接排入大海。由于核废料排放涉及放射性物质,日本的这一想法,势必会引发人们对于环境伦理问题的思考与争论。

图 1-1 日本福岛核事故现场情景

1.  案例背景

        福岛核电站(Fukushima Nuclear Plant)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核电站,地处福岛工业区,由福岛第一核电站、福岛第二核电站组成,共 10 台机组。福岛第一核电站 1号机组于 1971 年 3 月投入商业运行,已经服役 40a,出现了许多设施老化的现象,这一机组原本计划延寿 20a,到 2031 年正式退役。2011 年 3 月 11 日,里氏 9.0 级地震加海啸,导致日本福岛两座核电站反应堆因冷却系统停止工作而发生故障,导致反应堆发生爆炸,大量放射性物质外泄,而对于这些放射性物质的处理,日本建造了大量的大型存储罐,用来存储这些核废水,但是设施的容量是非常有限的,预计将在两年以后也就是 2022 年到达极限,所以日本方面提出,最有效和简洁的方法就是将这些核污水直接排入大海。

图 1-2 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内的核废水储存罐

2. 核工程涉及的伦理问题

2.1 核工程涉及的生态伦理

        首先,地球生态系统是一个互相依托的系统,对地球生态系统中的任何部分的破坏,一旦超出其生态阙值,便会发生连锁反应,危及整个地球生态,并最终祸及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生命体的生存和发展。因此,在生态价值的保存中,首要的是必须维持它的稳定性、整合性和平衡性。核大国对核污染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应该尽可能降低核能风险,因为我们的行为,既为后代带来幸福,也可能带来灾难。代际公平原则要求本代人的发展不能以损害后代人的发展能力为代价,至少比前辈留下更多的自然财富,以满足后代人进一步发展的环境资源等的自然条件。当代人关心后代,给后代人留下一个功能健康的生态环境,是对后代所负的基本义务。它要求人与人之间以及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协调。一是人类作为整体公正地对待自然,二是人类作为个体公平地承担对自然环境地责任。

        其次,在处理核废物地问题上,我国核工程科研和管理部门已付出诸多努力。事实上,对核废物某些不负责任地处理方式,并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对伦理学提出地挑战。在我国大力发展核能地今天,加强对自然生态环境行为地自律性,是解决核能利用过程中生态伦理问题,使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地一个很重要地措施。

        最后,人类在发展核电相关产业的时候,最为基本的就是要遵循生态原则。即在满足人类可持续发展的能源需求的同时,对环境和生态的破坏减至最小。其实在各种能源中,核电是温室气体排放量最小的发电方式,遵循生态原则,就是要使核能的开发与利用有利于保护环境和维持生态的平衡。生态伦理思想的核心是强调生态环境的权力和内在价值。而对我国核电建设中生态环境的现状,我们要汲取生态伦理思想中的精华,以生态伦理思想为指导,在尊重自然权利和价值的前提下合理发展核电事业,以实现对核电建设的生态环境责任与义务,实现我国核电建设的生态化。这就要求我们在核工程实践活动中,必须突出生态伦理思想的指导作用,加强与核电建设有关的生态伦理教育,树立我国核电建设中的生态价值观,唤起社会公众的“生态良知”。具体来说,我国核电发展遵循生态原则,应当做到:①在项目的选址及可行性研究阶段,必须保证风险范围的最小化,周围环境的最大化。②在项目的选址及可行性研究阶段,必须保证风险符合相关伦理规范和原则。若不可避免地对生活由破坏性,需考虑生态能否得到有效恢复,当地居民权利是否得到充分保障,比如知情权、赔偿权等。③在核电运行阶段,审查其产生的污染是否在可控的范围之内,弱国破坏程度过大,就必须停止运行,必须保证周围环境的安全。④若发生核电事故,需审查有关部门是否及时采取有效措施防止事态恶化,事故导致公众权利受到侵害后是否能够给予足够赔偿。

        世界范围内环境问题的日益严重以及人们环保意识的不断提高,要求工程师在进行核工程活动时必须遵循可持续发展原则,合理的开发和利用自然,保护和提高环境质量,使自己成为一名“理性的生态人”。“理性”要求工程师应具备与其职业活动相适应的整体思维方法和生态环境知识,能够对一切与环境有关的工程活动作出符合生态学和环境伦理学的评价,并由充分的专业知识、专业智慧以及强烈的道德责任感,制定将生态安全置于首位并兼顾综合效益的工程技术目标和策略。一般来说,工程技术的核心理念是“设计”和“创新”,因此,在设计与创新一种新的核能工程时,工程师应以谨慎的态度,采取技术选择的多标准权衡的综合评估方法,研究它对环境的影响以及与环境相协调的状况。这种方法要求确立多维度的衡量标准,通过对某项设计和技术可能带来的各种正负面环境效应进行权衡,尽可能将其中的负面影响变为正面的,或将高代价的负面影响变为低代价的。考虑因素或衡量指标包括:环境伦理意识是否有利于生态系统的稳定,是否增进生态安全、减少环境污染,是否能够使产生的核废物量最小化等。这些问题十分复杂,往往需要多次判断和多学科与多层面的广泛深入的探讨,特别应该充分考虑核工程技术活动的长远后果,要将未来世代的利益与风险承担作为一个重要方面加以考虑。

         在核工程领域,工程师的环境责任要以尊重和保持生态环境为宗旨,以现代及未来人类继续发展为着眼点,强调工程师在核开发利用中对生态环境保护的自觉核自律,强调人与自然环境的协调发展,强调核开发利用在改造自然、发展社会生产力,不断提高人类物质文化生活水平的同时,更突出强调要尊重和保护环境,不能急功近利,不能造成生态环境灾难,不能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取得经济发展,加强对自然生态环境行为地自律性,是解决核能利用过程中生态伦理问题,使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地一个很重要地措施核辐射对生态环境天然的伤害性以及核灾难的巨大毁灭性,决定了工程师在核工程领域的环境责任是所有生态伦理中的重中之重。人类在发展核工程的时候,要以尊重和保持生态环境为宗旨,特别应该充分考虑核工程技术活动的长远后果,要将未来世代的利益与风险承担作为一个重要方面加以考虑。

2.2 核工程涉及的安全伦理

         可以预见的是,发展核电可以缓解目前的能源和环境危机问题,对保护生态环境和促进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具有重大的意义。但是核电在发展过程中,尤其要注意安全方面的问题。核事故对人类造成的影响将会存在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从已发生的核事故来分析,造成核事故的原因有很多种,如硬件系统失效、安全设计缺陷、核电站操作规程特别是应急规程不完备、人为错误等。人作为硬件系统的设计者、安全设计准则的制订者与核电站的运行者,对核能的安全运行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此,重视核能利用中安全伦理的应用显得尤为重要。安全伦理以尊重没一个生命个体为最高伦理原则,以实现人和社会的安全健康,和谐有序的发展为宗旨。安全伦理主要体现在:“安全第一”的哲学观念;安全维护劳动者的生命、健康与幸福的伦理观念;安全是既有经济效益、又有社会效益的价值观念。保护公众的安全、健康和福祉,是核工程安全的出发点,也是核工程安全的归宿。安全伦理关系有两种,一种是人与人的关系,一种是人与自然的关系。构建一个科学的核安全监管机制,至少需要具备以下两个条件:其一,清晰的核安全理念。其二,明确的核监管原则。确立一套有明确价值取向的监管原则,是监管机制构建的基础,是组成各要素之间和谐的重要保证。核工程不仅是技术问题和管理问题,而且是责任问题和人性问题,因而核安全也是一个伦理道德问题,安全伦理以尊重每一个生命个体为最高伦理原则,以实现社会和公众的健康安全、和谐有序的发展为宗旨。

        保证核工程参与各方的安全并避免风险,是核电工程建设及其设施运行的重要伦理原则。保障安全与避免风险就是为了尊重生命的价值,这也是核安全伦理的核心。尊重生命价值主要指维护作为生命主体的人自身的生存要求与生存权利。尊重生命价值,意味着始终将保护人的生命摆在一切价值的首位,这就要求一方面应积极创新核技术、开发更多的物质资源,提高人类福祉;另一方面,应积极防止可能的工程伤害,不进行可能破坏人类健康和生态环境的工程,并充分保障和提高工程的安全性和劳动的保护措施,在核工程这样关系到人类能源安全和国际民生的重大工程中,更应该做到安全至上,并在技术管理中尽最大可能避免风险,不断实现更高水平的安全。核电发展需要牢固树立“以人为本”的伦理原则,坚持“安全第一”的生产理念,加强道德责任意识培养,将安全生产的伦理原则、伦理要求内化为人们的道德自律,外化于人们的生产实践中。基于这种安全伦理要求,核电的建设必须加强核电企业的文化建设,健全和完善安全法律体系和核应急体系,增强核电企业工程技术人员的安全意识和道德修养,建立核电安全生产的伦理架构。

3. 核工程应遵循的伦理原则

3.1 以人为本原则

        人类在发展核工程事业的时候,要明白,一切社会活动归根到底都是为了人,为了所有的人,那也就意味着要树立“以人为本”的基本原则。以人为本的原则以实现人的全面发展为目标。对于将核废水排入大海,就违反了“以人为本”的基本原则,这将会对海洋环境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更严重威胁到人类的生存,这一做法我们应当予以强烈谴责。

        核电建设要以人为本,就是以人的生命安全为本。因此,从核电站的选址开始,就要做到以人的生命安全为本,远离人口密集区,充分考虑极端事故尤其是极端事故叠加发生的状况对核电站安全的影响,大力增强核电站应对自然灾害的能力,确保核电运行安全。要调动和发挥所有人的智慧、力量和敬业精神。人们群众是历史的主人,是社会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创造者。社会活动的一切创造,都离不开人们群众的积极参与。

3.2 可持续发展原则

        发展核电事业,同样要遵守可持续发展的基本原则。如果每个国家,都将产生的核废水倾倒大海,那后果是非常严重的,要知道,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只有一个,被破坏后,人类又将何去何从?可持续发展中,发展与持续性是最基本的内涵,两者相辅相成,唇齿相依。没有发展,也就谈不上可持续:没有可持续,就毫无发展可言。可持续发展是在社会、经济、人口、资源、环境相互协调和共同发展的基础上建立的一种发展模式。可持续发展的原则是,既要满足人类各种生活需要,个体的人得到充分的发展;又要保护资源和生态环境,不影响后代人的生存和方法。它强调各种经济活动的生态合理性,是否对资源、环境有利。可持续发展的宗旨是,既能满足当代人的需求,又不能对后代人的发展构成威胁;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和生态系统可持续保持,是人类社会发展的首要条件。可持续发展要求人们根据可持续的条件调整自己的生活方式,在生态可能的范围内确定自己的消耗标准。核电的开发和利用,是目前人类文明可持续发展的现实需要。

4. 结论和启示

        核电及其相关项目的迅猛发展像一把双刃剑,在造福人类的同时,稍有不慎,就会带来巨大的社会危害。通常,管理和技术的可行性,投入产出的稳定性、决策结果的经济性等方面是工程决策的首要前提和重要支撑。由于社会安全和生态风险等方面的特殊性,核电工程更应承担相应的伦理审视与道德评价。如何从核电工程决策的利与弊出发,归纳和凝练其内涵和特征,分析核电工程决策伦理考量所面临的窘境及其成因,对症下药,提出应对原则及其改善途径对此类伦理问题的解决极其重要。当今国际局势保持总体和平与稳定发展的态势下,人们更关注核能特别是核电和平开发过程中带来的潜在危害——生态安全风险。根据核电工程的特点及其决策过程对伦理考量的内在要求,论证决策中适当把握好安全与其他因素的平衡至关重要,为分析核电工程决策中伦理窘境及其成因,提出伦理应对原则奠定理论基础。

        发展核电事业的同时,如何把握核电与人类及其生态环境的关系及其重要,它直接关乎到人类子孙后代发展的延续问题,我们不能只顾当前的发展,而将我们的子孙后代致于一个极大的不确定性之中。

5. 问题

        ①发展核电事业的过程中,我们要防范哪些潜在的风险?

        ②如何看待核工程的利与弊?

        ③影响核事故信息公开的主要因素?